害怕坐下,害怕沒有手機,害怕照鏡子,甚至是害怕食物中的花生醬……這些無奇不有的“恐懼”你聽說過嗎?近日,美國一網站整理出了十種最令人匪夷所思的“恐懼症”,其中,婆婆、岳母恐懼症大概是其中最普遍的一種。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心理精神科徐治博士表示,婆婆、岳母恐懼症在心理學上的確存在,屬於“社交恐懼症”的範疇,在門診上還真收到過這樣的病例。經過三個月的抗焦慮治療,患者才徹底走出了“岳母恐懼症”的陰影。 揚子晚報記者 楊甜子
  南京醫生告訴你︱︱
  “岳母恐懼症” 還真有這病
  南京一小伙看見岳母就“哆嗦”
  儘管電視劇中常常會有“惡婆婆”或是“凶岳母”的角色出現,但現實生活中,婆婆或是岳母真的有這麼可怕?記者昨天隨機採訪了幾位已婚人士,絕大多數受訪者都對這項“十大”的內容表示質疑,“家庭關係很和諧啊,為什麼要害怕婆婆或是岳母?”
  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心理精神科徐治博士表示,在門診上的確收到過“岳母恐懼症”的病例。一位30多歲的年輕男子結婚已經超過3年,但每次見到岳母都會“嚇”得兩腿直哆嗦,而且還會伴有臉紅,說話不利索等表現。“到門診上來就診時,這位患者很明確地告訴我,他內心裡並不害怕岳母,岳母對待自己也十分和善。但只要一和岳母照面,就還是會兩腿發抖。”
  其實是這麼回事——
  徐治告訴記者,在醫學上,害怕岳母或是婆婆還真是一種病,“這種癥狀屬於社交恐懼症的範疇。”
  診斷為“社交恐懼症”後,徐治給這位男子開出了抗焦慮治療的處方,通過服藥、心理治療等手段逐漸減輕患者的恐懼癥狀。三個月後,這位患者才真正完全擺脫了“岳母恐懼症”的陰影。
  “手機恐懼症”就更多了
  南京因為手機染“病”的年輕人真不少
  和“婆婆岳母恐懼症”相比,這種過分依賴手機的“手機恐懼症”似乎適用的範圍更為廣闊。南京白領小徐就是其中之一。小徐因為工作原因,常常靠著刷微博來打發時間。走在路上時也“機不離手”,“只要讓我離開了手機,基本就寸步難行了。”但時間一長,小徐發現,自己不僅離不開手機,而且記憶力也明顯不如從前,還會出現丟三落四的情況,“上班出門後還得回家一兩趟,總是忘這忘那。”小徐發現,不光自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,身邊的朋友同事中還有更加“極品”者連父母的手機號碼都記不住。
  其實是這麼回事——
  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心理精神科主任袁勇貴表示,長期使用數碼產品不至於上升到“病態”的程度,但的確會對記憶力造成影響。專家表示,在人腦中主要由海馬體負責人的記憶部分,如果過度依賴數碼產品,例如刷微博等,會有大量的無效信息進入大腦,從而削弱了大腦對有用信息的處理能力。而要擺脫這種依賴其實也不難,“主要還是要控制自己的行為,讓手機離自己遠一點。”
  大多恐懼症只是“心理不適”
  可能與經歷有關,並非心理疾病
  在昨天的新浪微博上,“現代人的十大恐懼”也被各路網友議論。儘管餐桌交談恐懼、坐下恐懼等恐懼症和很多人曾經的經歷有關,但絕大多數恐懼症,如“花生醬恐懼症”“食物恐懼症”“過馬路恐懼症”等都顯得匪夷所思。
  其實是這麼回事——
  徐治博士表示,這些恐懼症雖然名為“恐懼”,但更多的還是屬於心理不適的範疇。
  部分被列入“恐懼症”範疇的內容,如“坐下恐懼症”和“玩偶恐懼症”等,則是類似場景留下的“心理創傷”而引起。“舉個例子,如果一個人在小時候玩玩偶時,突然發生了大的災難,留下創傷,那麼他對災難的恐懼就會‘轉移’到玩偶身上,從而出現‘玩偶恐懼’。”徐治博士表示,這些名為“恐懼症”的表現如果沒有過多地影響人的生活,就沒有必要對它“草木皆兵”地對待。“到科里就診的心理疾病患者,更多的是會對環境或是某一類人、一些特別的東西而產生恐懼,但通過相關治療,癥狀都會得到緩解。”
  特別提醒
  剋服“恐懼症” “減壓”是關鍵
  其實,不僅僅是這家美國網站列出的現代人的十種恐懼症,還有“密集恐懼症”“樹木恐懼症”“睡眠恐懼症”等多種五花八門的“恐懼表現”包圍在我們生活周圍。專家表示,由於現代人的生活壓力過大,所以對很多事物都產生了偏差的認知,由此導致形形色色的“恐懼症”的出現。另外的一些表現,睡眠恐懼、下雨恐懼等也有可能是部分心理疾病的“徵兆”。
  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心理精神科徐治博士表示,現代人需要減壓,以此來“對抗”形形色色的“恐懼表現”。如果真的出現心理精神疾病範圍內的“恐懼症”,還是應該到正規大醫院的心理精神科接受治療。通過藥物服用、心理治療等多種方式,遠離“恐懼症”的干擾。在一定條件下,也可以予以適當的鼓勵,以此來擺脫“恐懼症”。
創作者介紹

室內空間設計

zc90zcqar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